新聞詳情

遠程教育隱藏的弊端

人們對網絡媒體的狂熱追捧和理論研究的表面化,使遠程教育忽視了社會文化變遷的步伐。全球化、知識爆炸、即時通訊、電子化正在聯手顛覆我們的工作和學習方式,舊模式在迅速隱退、新模式在迅速形成。對此,遠程教育大多視而不見,教學內容、教學方法、評價方式大致沿襲傳統校園做法。以教材為例,大部分高校網絡教育的文本教材直接使用校園教材,有的甚至搬用自學考試的教材。就此而言,網絡教育顯然還沒有找到自己統一的邏輯結構,還是利用媒體在克隆、復制校園教育。這種忽視教育對象群體文化特征和社會文化轉型期變化的克隆和復制,正好將網絡教育的弱點在傳統教育面前暴露無遺,也使得網絡教育在教育的新舊價值、新舊傳統之間游移不定,成為“邊緣化”的角色。

遠程教育一個最大的優點在于廣泛性,同時這也是它的弊端、一個軟肋。遠程教育的對象“泛”化,沒有個別性的針對,只對一群體的關注,在具體的教學中,缺乏情景性的教學。所謂情境性教學是指在教育教學活動中,每一次的教育教學都是基于具體的情景,離開了當時的情景,教學也就失去了意義性。其實說到底,當下的遠程教育忽視了教學之中的情感因素,不關注講授者與接受者的情感,在這種流水線形式的教學中,以機械化的代替了心靈轉向的教育。遠程教育雖然可以通過屏幕面對面的交談,但是個人的情感把握很難做到細微。屏幕下,每個人的動作不能太大,而且對人的察言觀色,需要長久性,一堂授課,只能留下粗

略的印象,不能較好的根據每個人的變化而設計與更改教學程序。更重要的是,情感本身就是教育的一大類,尤其在中小學教育,他們的道德、價值只能在與人交流互動中完成,每一次對教師教授的課程,他們點滴的積累著教師的言行舉止,也深深地體會到教師個人的品格,以及自我在給教師的反饋中的滿足。這是遠程教育中所缺失的。正如,杜威說的,“科學和技術都不是非人格的宇宙的力量。它們只能在人類欲望、預見、目的和努力的媒介中起著作用。”遠程教育再怎么強大,倘若忽視人的需要,忽視教育中情景中人的情感,這種教育也就失去教育教學的根基,因此在未來發展情況,這種方式并不會取代學校教育,而且也不是一種主流的有效學習的途徑。但是社會的發展又不能失去遠程教育,而且遠程教育的進程還會形成一種趨勢,成為接受知識的教育教學不可替代的一種途徑。